首页 > 仙桃网评在线访谈微视点

邓海建:订餐平台莫要逼外卖小哥去拼命

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31日 来源:荆楚网

  他们戴上头盔一顶,身披红黄蓝制服,穿梭在大街小巷,或骑摩托,或驾电瓶,车后总有一个附着大大logo的方形保温箱——他们就是外卖小哥,与时间赛跑是他们的谋生姿势。他们拯救了无数宅人足不出户享用美食的平凡理想,也撑起了一个年交易额超2000亿元的外卖市场。不过,有数据称,“全国400万外卖小哥每2天半就有1人死伤”。(8月29日《新华每日电讯》)

  这个夏天,热死或累死在送餐路上的外卖小哥,大概已成了各个城市民生新闻里的寻常事故。他们在与订单数赛跑,他们更在与交通法规赛跑,他们亦在与生理极限赛跑……《2016中国外卖O2O行业洞察报告》显示,2016年6月截止,我国外卖用户已达1.5亿,外卖渗透率达到21.1,半年增长率高达31.8%,相当于10个中国人就有一个是外卖用户。有人说,送餐小哥流淌了多少血,外卖行业的发展就有多红火。

  新产业上的症结,当然不能原罪于“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”的逻辑,400万外卖小哥与2000亿元的外卖市场,迟早是中国新经济链条上重要的“一跃”。不过,眼下外卖小哥的生存状态着实叫人担心:媒体调查显示,超过96%的外卖小哥每天起码要工作6小时,甚至近三成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。每20个快递小哥中,就有3个遭遇过交通意外。时过境迁,舆论已经不再渲染“轻松月入过万”的职业传奇,更多的,是警醒于其间的失序与疯狂。过劳、交通违法、心理压力……压垮外卖小哥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越来越多、且日已司空见惯,这个时候,订餐平台方的行业规范、企业社会责任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
  很遗憾,如果说多跑多挣钱的谋生欲望是隐性的鞭子,那么,“配送不许超时、否则罚款”“不许出现差评、否则罚款”等平台“家规”则是驱使在外卖小哥屁股后面无形的压力。有外卖小哥说,为了沿途顺路再送几单,就得不停地在手机上刷新,一有附近的、顺路的就马上抢。于是出现一个矛盾:一方面是多送几单的挣钱冲动,另一方面是平台对交通违法等处罚的约束性要求,两相权衡,外卖小哥会选择倾向哪一方呢?在非机动车违法执法弱化的现实语境下,外卖小哥横冲直撞成马路杀手,也就不难想见了。

  为纾解这个困局,职能部门也没闲着:比如今年4月,杭州交警面向外卖平台送餐人员发放类似驾照的《外卖小哥交通安全手册》。又比如8月22日,深圳交警宣布建立全国首家外卖送餐车精细化管理平台,并使出了雷霆手段。但问题是,如果离开行业自治,外卖小哥“挣钱不要命”的原始冲动恐怕难以禁绝。多接单却没有更多配送时间、订餐平台对于外卖小哥送单能力没有“极限预警”、罚款规则直接逼着外卖小哥拼时间拼命……此类乱象,亟待从门户自理层面得以求解。

  订餐用户希望“及时送”、外卖小哥希望“多多送”,这都是情有可原的事。倒是平台方当定好游戏规则,调和双方利益关系,既不能怪用户苛责,更不能逼着送餐者拼命。

更多资讯,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仙桃网(cnxiantao)、嗨仙桃
(hai_xiantao)官方微信。

新闻图片

新闻排行